那一年,

大地剧烈的颤抖,撕裂了我们的胸膛;

无法抑制的泪水,挂满了国人的脸庞。

时光荏苒,愿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;

遭受苦难的人们,需要我们专业的陪伴。

为此,中国心理学会危机干预委员会联合天天心理网,

邀请国内危机干预一线专家录制视频课程,

教你系统掌握危机干预与PTSD的理论和方法。

学思并重,理论结合实务,

献给广大的危机干预工作者们。

相关视频
专家介绍
张建新
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,
博士生导师,心理测量学专家。
中国心理学会心理测量专业委员会委员,
中国心理学会国际交流委员会委员。
樊富珉
教授,清华大学心理学教授,
博士生导师,国际行为发展研究学会会员,
清华大学-香港大学心理辅导研究中心主任,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鉴定专家组成员。
王健
北京大学教学医院,硕士生导师,
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精神科委员,
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评估专业委员会委员,
中国睡眠研究会副秘书长。
格桑泽仁
CCTV《心理访谈》专家,
四川大学学生工作部副部长,副教授,
知名心理学专家,中国心理卫生协会,
四川心理协会会员,中国超常人才协会理事。
蔡丽芳
台湾彰化师范大学辅导与咨商研究所博士,
台湾大学咨商与辅导系副教授兼学生辅导中心主任、
台南市学生辅导与咨商中心专业督导。
李献云
近十年主要针对自杀问题开展临床、教学、培训和科研工作,擅长各类精神障碍(特别是抑郁障碍),未达到精神障碍的心理问题,自杀倾向、心理危机干预、问题解决治疗,认知行为治疗。
梁红
现任北京回龙观医院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副主任,世界卫生组织心理危机预防研究与培训合作中心副主任。

灾难性创伤的三个阶段

震惊阶段:也就是凝固(freeze)阶段。对当事人来说,灾难事件尚未完结,仍处于创伤事件中。从创伤治疗的经验来看,这个阶段常被忽略。在此阶段,不应谈灾难事件的细节。可以引导当事人做些简单的事情,让他们投入和专注。

处理阶段:灾难事件基本稳定下来,当事人的潜意识开始企图处理问题。需注意的是,讨论创伤事件细节不是创伤治疗的必须环节。若当事人主动提出,辅导者可以讨论事件细节,但辅导者不应主动提出或要求当事人讨论。

复原阶段:此阶段若当事人有意愿讨论事件细节,辅导者可以聆听及有效引导,但讨论事件细节仍不作为必须要求。

相关文章

主办单位: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危机干预工作委员会
承办单位:天天心理网    中国心理学家大会
成功之道教育集团    中国心理援助联盟